卿悦凉

- 道系敲键盘的。
- 万坑图个爽。
- 写过@剑三@全职@恋与
- 现在写逆水寒ol了

- @剑三 :四奶关爱联盟。
- @全职 :元法奶爸联盟。
- @恋与 :我最好的白起。
- @逆水寒ol:神相x九灵。

- 白起厨。不吃恋与腐向。
- 杂七杂八的随笔。
- 真爱至上,永远的少女心

半生豆蔻4

※ 怀念旧人之作。极度矫情。建议勿入。

※ 至死不渝。



半生豆蔻4

——你是我永恒的烙印。

 

1.>>

她伸手去接过那杯咖啡的时候手一滑,整个区域都有浓重的奶咖味。

柜台内的人不停地道歉,她笑着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咖啡厅的门打开关闭的时候总是有清脆的铃声,她仰头看那个细小的铃铛,低头抿了一下嘴唇返身离开。

她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不知道今天要做什么,或者说,她已经刻意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2.>>

她很想念那些云淡风轻的日子。她搬着椅子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看书,松软的不仅是身上的衣服,还有浮躁不堪的心性。

很多年前她还跌跌撞撞不知所措,而如今天高云淡,她也不再有什么内心的波折。身边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都说她温柔沉静,就和她耳垂上挂着的蓝色琉璃一样还带着淡淡的梳理。

——偏偏是这样的人,仿佛滚落红尘中他人是灰头土脸的,她也依旧纤尘不染。

只有最后还陪伴在她身边的人心疼着她越来越精确的舍予,和埋在心底的秘闻隐事。

3.>>

「阿舒,我给你买的樱桃怎么不吃?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樱桃的啊。」

她听到有人喊她,抬起头来笑了笑:「麻烦你啦。」她随手捏了一颗放进嘴里,脆弱的皮被咬碎的那瞬间,酸味在味蕾上蔓延开。她被呛到,捂着嘴咳嗽,眼泪随即跟着下来。

「我的天,阿舒你要不要紧,是不是太酸了?」

「咳咳……没事,没事。就是呛到了。挺甜的。」什么时候开始,连安慰人都做的如此得心应手,甚至温暖人心了呢?

她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抹掉了眼泪。

我果然还是……不能再吃樱桃了。

4.>>

「等樱桃树上的樱桃熟了,也许我就好了。」

「不要来见现在的我,如果可以,请等我。」

「阿舒,我想回家……」

「阿舒,我一直,一直在你身边……」

自那日起,初夏的暖意全部消散成为寒冬的漫天飞雪。

没有人再看到她的恣意潇洒和漫不经心,只有沉淀下来的温柔和沉静。

5.>>

她也曾经觉得不可理喻,包括身边人,再她拒绝了一个又一个他人看来条件甚好的人之后,那些热情的人终于褪去了热情,明里暗里说着她的短处。

她不屑听,她笑着把这些话转述给自己的“狐朋狗友”们,引来阵阵发笑。

「我家阿舒是小仙女儿呀,凡夫俗子看不上好不好!」

「阿舒餐风饮露不吃土,再说了那些人条件真是……」

「阿舒我和你说啊,有种说法是你在那些人眼里是什么样,看那些人给你介绍的对象就成,事实证明那群人真是没眼光的很。」

「阿舒你喜欢什么样子的?说实话呗?」

「我啊……」她敛起了笑意,撑着自己的下巴仔细思考,「穿衣显瘦,脱衣有肉。178以上会打游戏有生活常识尊重女性。」

一片静默。

她说完自己也愣了一下。然后偏过头自嘲地笑出声来:「脱口而出了。真不好意思。」

翻来覆去都是他。

寤寐思服。

辗转反侧。

6.>>

她时常做梦。转醒的瞬间所有的沉静内敛都分崩离析。

她知道有些东西是深入骨髓的,只要一触碰就会整个人都化作齑粉,然后再用眼泪融合起来。

这是病,她很清楚。但是药石难医。

她想着想着,泪流满面。

你知道吗?今年的樱桃树,没有结果。

原来连它们都知道你再也不会好了。

7.>>

今天是个好日子。也许,对于其他人来说是的。

她淡然撕下了日历的那一页,温柔地把它投入垃圾桶,穿上白色的裙子出了门。

咖啡店里的咖啡气息依旧很浓郁。她身上的菩提树带着清爽的甜美。

依照惯例她点了一杯拿铁,伸手要接的时候,耳边恍然听到一声「阿舒。」

她手一松,咖啡跌落在地上,满是粘腻的香味。

「阿舒……」

她着魔地往前走,穿过人海,仿佛朝圣一般步履坚定。

「我答应过你,一直在这里等你。」

「所以我来了。我来看你了。」

「我的爱人……」

她兀自站在路边放声大哭起来,所有的矜持沉静和温柔都瓦解彻底。

——如果说能有什么让我记起我是谁的话,那个活泼好动黏人又温柔如光的我,只有你了。

——你曾是我的定义,我的爱人。

「……还是记起来了,今天……」她哭累了,扶着一旁的柱子蹲下来,捂着脸抽泣,「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一年了我的爱人。已经一年了。」

她仰起头来,浑然不觉狼狈的模样,只看着天空浅浅笑了起来:「所以,我爱你。」

——一年了。

——我爱你。

——我的爱人。


评论

© 卿悦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