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悦凉

- 道系敲键盘的。
- 万坑图个爽。
- 写过@剑三@全职@恋与
- 现在写逆水寒ol了

- @剑三 :四奶关爱联盟。
- @全职 :元法奶爸联盟。
- @恋与 :我最好的白起。
- @逆水寒ol:神相x九灵。

- 白起厨。不吃恋与腐向。
- 杂七杂八的随笔。
- 真爱至上,永远的少女心

【哨兵向导paro|安莫安】The Truth [5]

✿ 说好的更新,半年更名至实归。

✿ 纯推剧情阶段。没有对手戏。孤身奋战的小安。

✿ 隐藏BOSS一号出现。神化有。TAG为出场人物,CP见标题或者第一章,请注意避雷。

✿ 本章掉落3000。


前文:

【哨兵向导paro|安莫安】The Truth [1]

【哨兵向导paro|安莫安】The Truth [2]

【哨兵向导paro|安莫安】The Truth [3]上

【哨兵向导paro|安莫安】The Truth [3]下

【哨兵向导paro|安莫安】The Truth [4]


正文:


5.

“你们……唉,你们真是,现在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那要不要我叫队长过来?”

“别别别,至少还有小唐在呢。”

“现在队长也过来不了。会惊动塔。”

“其实我挺佩服云秀,三言两语能把小向导给忽悠了。欸,我觉得王杰希和你有仇啊,死相这么难看。”

“……你不说出来也没关系。反而是我要问你,找到绑定向导了?”

“哪能啊。”

“我是介绍人。”

“……你真看得出来?”

“嗯。高阶向导。”

“看得出来那个级别吗?”

“……嗯。双S。”

“那你装什么傻啊。除了王杰希就他了吧。”

“……我只是很诧异,竟然你是被压制的那个。”

“……老奸巨猾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嘛。”

“接下来要继续吗?”

“继续啊,等云秀糊弄不了的时候,让他去呗。好歹是哥的人,摆平个新人要还有问题那才是有鬼。”

“好。”

 

安文逸觉得自己来到塔里是一个灾难的预警。尤其是当他站在王杰希的病床前的时候。

——他当然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开始,接下来还有更多的情况,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习惯。习惯这里的生活方式,习惯这里的流水声,习惯在张新杰遭遇悲剧之后,一个人坐在他的房间翻看他留下来的笔记和书籍。

毕竟是他的导师,毕竟是杰出的向导,留下的东西依旧充满着价值。可是安文逸看的越多,越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如果哨兵和向导归根到底是一种武器,他的确在进入塔之后就有了这样的觉悟。但无论自己融入到这里到了何种程度,此时他终于发觉自己是不合理的存在。

——他没有去塔的核心认证。他在塔里应该是没有身份证明的。

可是他有所有的东西,居所,门牌,权限。甚至——和一线的哨兵向导们朝夕相处的机会。

以及,自从张新杰离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了那样的困意。

安文逸轻笑了一声。

“何苦呢,前辈们。如果不是你们这样,恐怕我是不会知道我自己还有多少潜力没有被发掘,并且将是一个让人忌惮的向导呢。”

那一天安文逸走出张新杰房间的时候,脸上带着坦然的笑意。恰好的是,他在走廊上遇到了喻文州。

喻文州一直是塔里炙手可热的向导,性格温和,待人彬彬有礼,现任L组组长,几乎是公认的下一届塔内执政官候选人之一。其父母当年都是学院里的教授,他有着良好的血统,偏偏是个觉醒极晚的。觉醒的那一晚,就发生了一件让他的同期生们笑岔气的事情——喻文州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受到本能的驱使,借助他特有的束缚性精神网,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好心送他去诊室的黄少天给上了。

——更加直白的是,上就上吧,还直接给人标记了。这让黄少天崩溃了很久,最后直到塔派出了那一届学员的导师才把这件事情顺了过去。

安文逸看到喻文州的时候有礼貌地打了招呼,擦肩而过之后,安文逸叫住了他:“喻组,我有个问题不知道会不会害死猫?”

喻文州点了点头:“但说无妨。”

“我还是有一点在意,张新杰和谁的私交最好呢?”

“你是想查下去吗?”

“不,其实我只是想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喻文州盯着安文逸许久,耸肩笑开:“别瞒我,对我们而言,你真的还是一个后生。不过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什么的话,楚云秀的话还是可信度最高的。还有,今后会议会有我来组织,我希望你可以准时来。否则总是会错过很多重要的线索。”

安文逸有些愣,只能看着喻文州礼貌地和他说了“再见”消失在走道尽头。

 

安文逸单独约楚云秀的第一次,是被拒绝的。楚云秀拒绝的理由很奇怪,她说:“天呐小向导,你是向导我也是向导,你怎么能单独约我出来呢?”安文逸思考了很久,不是只有未绑定的哨兵和向导才不能单独邀约吗?两个向导为什么不行?直到第二次安文逸提出是要聊聊关于张新杰的时候,楚云秀才答应了下来。

约定的地点在安文逸刚来这里时最喜欢待的塔顶,楚云秀来的时候披着一件宽松的大衣,风从四面八方吹来,把她的脸埋在发丝里。安文逸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人,任何一个,上挑的眼线鲜红的嘴唇,整个人就像一把半出鞘的刀一样,泛着危险的光芒。

这就是塔里最不能惹的向导之一。

“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小向导。”楚云秀站在塔顶的边缘远眺,“我们都在保护你。因为你的能力界定虽然只有A++,但是能力的特殊效果却能在让你的作用在特定情况下超过一个SS级的哨兵。你是我们的底牌。我们自始至终,都是一个铺路者一个灌溉者,为的就是到那一天让你出场。”

安文逸的大脑有些反应迟缓,他原本要问的并不是这个问题,相反却得到了更大的信息量,他尝试着梳理了一下,有了头绪之后再次开口:“我的数据和信息……是张新杰改的吗?”

“不,张新杰没有这个权限。数据一直是核心在处理,说真的我也并不知道为什么你可以这样安然无恙的过日子。甚至是行动都不为发觉。”楚云秀拨开自己脸上的头发,“我起初以为是张新杰压住了你的精神网才能让你躲过检测,但是,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核心怎么会没有发现你?安文逸,你究竟是不是活着的?”

“那么,张新杰当年的导师是谁?”

楚云秀似乎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脸惊惧地看着安文逸。

安文逸被那个表情吓得有些迟疑,随后听到楚云秀笑了起来:“还记得我和你说的,还有一个SS级向导吗?他叫方士谦,曾经塔里的执政官之一,没有人知道他的能力究竟到了什么地步,至少我们都没有看到过他疲倦,即便他没有绑定任何一个哨兵。但是他似乎……也不需要那种东西就已经足够强大。”

楚云秀沿着塔顶边缘坐了下来:“塔初期的几个执政官在现在看来近乎都是神祗一般的存在,你要知道塔里的执政官都是向导,而首席才是哨兵的最高统御者。如今执政官究竟有几个我们已经不在意,因为塔也已经不会再公开。当初的方世镜、方士谦,都是让人胆寒的存在。”

安文逸静静地坐在一旁听着楚云秀继续说下去。

“你能相信第一任执政官方世镜同时具有哨兵和向导属性吗?就算是如今被称为传奇的叶修其实也是个可以认定是典型哨兵的人,唯独方世镜是测定不出来的,或者说,核心内那个测定哨兵向导偏向的,原本就是他的意志。可是塔已经不再和以前一样了,充斥着斗争和欲望,其实我们没有人希望文州去当执政官,但是又期待他去了会有所改变。不管是否是徒劳。而如果,我是说如果,他们有一个人回来了,你说塔会怎么样?”

“乱。”

“所以,我们要终结这个乱。无论用何种方式。”楚云秀站起来沿着边缘渐渐和安文逸拉开距离,“会回来的。但在这之前,请替我照顾好沐沐。”

安文逸这才感觉到不对,伸手冲过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楚云秀就这样在他的眼皮底下坠塔。

什么情况?现在的前辈们都热衷折磨新人吗?!

安文逸还处在慌乱状态时,塔顶有了另一个人出现,在他发觉之前,就让安文逸有了脑窒息的感觉。他挣扎着转过身的时候,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黑影阻隔了所有的光线,声音带着笑意,如果不是被这样的精神压制着定然感觉是如沐春风,而此时在安文逸耳里,只似尖锐的警铃:“新来的孩子啊,你属于X组,为何会与Y组组长有交流?并且,你似乎遇上了不得了的麻烦呢。你又想怎么做,来逃离这场刚刚开始的噩梦呢?”

这种桎梏,这种压迫,只要再紧一点安文逸就会全盘崩溃,他感受过楚云秀精神网的杀伤力,曾经让自己震惊的能力在这个人面前如同儿戏,仿佛所有的向导都是他眼中的蝼蚁,因为他几乎继承着向导最原初的能力,对于还无法自如使用能力的向导来说,他任何的攻击性行为都是毁灭性的。

安文逸能猜测到方世镜最终的归宿,——在核心中以抑制的形态存在下去。那么除此之外有这样原始能力的人,就在他嘴边徘徊。

安文逸张了张嘴,艰难地憋出了一句话:“欢迎……回……来……方……前……辈……”


-TBC-

我都不知道怎么打TAG了……惯例出场的都打一遍?最后那位估计都知道是谁了……下一场再给TAG

评论(7)
热度(17)

© 卿悦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