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悦凉

- 道系敲键盘的。
- 万坑图个爽。
- 写过@剑三@全职@恋与
- 现在写逆水寒ol了

- @剑三 :四奶关爱联盟。
- @全职 :元法奶爸联盟。
- @恋与 :我最好的白起。
- @逆水寒ol:神相x九灵。

- 白起厨。不吃恋与腐向。
- 杂七杂八的随笔。
- 真爱至上,永远的少女心

【风石】破晓

# CP:风城烟雨X石不转

# 西方文学堪堪及格的我就这个水平。不要打我!

# 场景有部分参考《波吉亚》

# 没肉,有拉灯√因为我不会写。

与任何的宗教都无关系。完全架空!!!!!!



------

圣都已经被阴云笼罩多时,久不见阳光的巷子中甚至出现了白天横行的老鼠。平民们情绪越来越焦躁,教堂门口每天都聚集着前来祷告的人。

钟楼上的人看了一眼门口的群众,抚摸着身边人的手指上精致的戒指,语气中充满着戏谑和调笑:“我的红衣主教大人,你还是不愿意出面说什么吗?”

“澄清?然后王就继续派你出征?风城,我劝你放弃这个念头。”

“那么,这次主教依旧拒绝为我们的出征祷告吗?”

“我拒绝。”

“为什么?”

“神告诉我这场战争注定失败,我作为一个圣职者,我有权保护主的子民。”

“我算主的子民吗?”

“我主仁慈,信即得救。”

“可是,如果主教是主的代言人,我始终觉得,我是个渎神者。”男人笑着侧过身子,离开藏匿在阴影中的身体透着让人惊艳的色泽。银色的布袍法师,华贵的宝石佩饰,连额饰都是来自东方雪域中才能找寻到的珍品。灰蓝色的瞳孔实在不能让人想到温暖,但是现在的眼神,实在无法让人忽视其中的炽热,他弯起眼睛贴面对着身边纹丝不动的红衣主教说:“我实在对你着迷了,主教大人。即便如此,你依然想要护着我吗?你觉得我并不知道你是藏着私心的?”

 

如果要说整个圣都最英勇的战士是谁,每个人的说法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如果要说最特别的将军是谁,那么无论妇孺老幼都会告诉你,是圣都的第一元素法师,风城烟雨。

——明明是一个法师,却能统御大军攻城掠地。

——明明是一个男人,却有着让所有人惊艳的容貌。

——明明与红衣主教石不转关系甚密,却始终称自己是个渎神者。

这个人闲暇时候说话总是带着长长的尾音。半垂的眼睛,拖着熏染名贵香料的曳地长袍,戴着繁重的宝石。他号令着国王封赏的军队,有着自己的私人武装,享有封地的食邑。作为元素法师他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呼风唤雨。

圣都公认的守护者。人人都愿意尊称他一声“殿下”。

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架空国王,站到圣都军政大权的顶峰。

——然而他有一个软肋。那个人始终阻止着他夺权篡位。

——圣都的红衣主教,石不转。

这个站在圣都精神世界顶端的男人低调沉稳,深得教皇的信任。冷色的瞳孔和冷色的头发,和清冷的神情组成了一到几乎坚不可摧的屏障,将人拒之门外。

从他上任的第一天,风城烟雨就对这个人着了迷,从此狭长勾人的眼睛只对一个人展露所有的七情六欲。

“主教大人,你觉得这个地方实际上属于谁?”

“殿下,世间万物都属于伟大的主。”石不转站在祷告台边微笑着回答。

“主教大人,我在说政权。听说在神学院中毕业的人远比我们要博学,我很想感受一下。”风城烟雨仰着头,眯起眼睛将视野压缩,更集中在这个人身上。

“属于王。”

“或者?”

“一个仁慈的人不会去夺取不属于他的东西,这是一种罪孽。我想殿下不会不明白。”

风城烟雨点了点头:“看有没有更重要的东西需要去夺取了。是不是呢,主教大人。”

于是风城烟雨不断更换着筹码,直到把那个人从神像前拖入自己的帷帐,那次充满恶意地陪同穿着他睡袍的红衣主教去神像前拿自己的红袍。随后他欺身上前撩拨他说:“如果下次选择在这里的话,我算不算渎神?”

他的红衣主教愣了愣:“希望你能适可而止一点,殿下。圣职者至少要守护点什么,切忌为所欲为。”

风城烟雨抽出匕首直接划破了他的睡袍:“就这点上来说我格外欣赏你的恪守本分。可是,我也听说教皇的私生女曾经在祷告室偷情。那个污点满满的家族我并不想多加评论,石不转大人,我的原意从来不是玷污你或者你侍奉的神明。”他看到他的眼睛里映出自己那张带笑的脸,“我始终无法拒绝心里可怖的念头肆意增长甚至占据了我整个灵魂。我无时无刻不想占有你,而你无时无刻不占据了我所有的思维,我连向你的主祷告的时候想得都是你在帷帐中的样子,这可如何是好?”

石不转淡然弯腰拾起红袍,转头对着风城烟雨毫无感情地笑了:“这并非我主观能杜绝的事情,希望殿下也懂得如何自制。那么作为石不转,我会感谢您的。”

 

圣都的第一元素法师和红衣主教是情人关系。

这个流言闹得满城风雨,风城烟雨笑而不答,石不转根本懒得理睬。谁都只能看到风城烟雨在祷告室虔诚地祷告,石不转履行着自己的职责。没人看到他们的主教大人晚上在不在自己的床上,或者他们的守护者的床上还躺着另一个谁。

流言之所以只能被成为流言,就是因为找不到坐实的依据。最早说出这些话的人被人厌恶、排斥,无人能理解为何他能如此恶意中伤这两个对于圣都而言如此重要的人。

流言很快戛然而止。

不久之后,风城烟雨被委任出征,一向对政权漠不关心、只会机械给予军队祷告的红衣主教这次却迟迟不愿给这支军队祝福。

圣都的太阳从那一日起隐没在浓厚的云层之后,城中徘徊着惶恐和悲哀。

 

风城烟雨等了石不转整整十天,从起初还被允许入内,到最后直接被拒之门外,整个圣都的人都看出了他们的守护者大人眼神越来越冷。最后一天风城烟雨的轻笑一声,踩着长靴毅然决然带着军队出了城。

当天夜里,一道雷电劈中了教堂上的大天使雕像,破碎的石块压死了巡逻的圣都守卫。圣都人民的情绪终于被激化,愤怒而惊惶的人们聚集在教堂门口向他们的红衣主教讨要说法。

石不转打开了门,高举着风城烟雨随身携带的昂贵项链:“这不祥的征兆只因为这次王师出无名!而这就是我始终不愿意祝福这次出征的原因!如果王心中还有主的地位在,我希望能召回风城烟雨的军队,否则,我将有权代表教廷做出仲裁,王将不再得到教廷的庇佑。至于我是否继续停留在此,我会等教皇的意见。”

“主啊。请不要放弃我们!”一个妇人突然掩面痛哭,情绪带动了不少妇女,一时间哭声一片,原本充斥在人群中的绝望被爆发到了极限,不少人跪倒在地上,请求石不转能够留在此处。

石不转皱了一下眉,还是返回了教堂。直到踏入祷告室,才将项链上的宝石拆下来嵌回了自己的十字架上。

“为何你即便知道我藏有私心依旧选择出征呢?”石不转将十字架重新戴到胸前,犹豫着吻了一下那颗宝石,握住了早已准备好的鞭子,“如果你有渎神之罪,那么我大概背叛过我服侍的主。我将忏悔这一过错。希望我主能宽恕。”

 

圣都开始下雨。

连日的阴霾似乎终于有了要终结的征兆,风城烟雨的书信一封接着一封到达,石不转却连看都不看就借着烛火烧成灰烬。没有人敢提醒主教大人王师已经驻扎了近半月,而这半月来圣都未有一日见过太阳。

将军的帐篷已经没有人敢进去。暴躁的主帅将一把长剑恶狠狠插在帐篷里,长靴在泥泞中来来回回踩踏,足迹变成一个水洼。可帐篷中依旧能听到带着泥泞的脚步声。

这支没有得到祝福的军队是师出无名的,没有主的庇佑,他们必将失败。

可红衣主教并不同意,甚至已经有人听到了主教发信给教廷,恳求开除一意孤行的王的教籍。风城烟雨的性格谁都知道,一旦脾气上来消耗自己的精神力都要烧了对面一座城的人,这次硬是没有抽剑威胁主教,真的是……十分难得。

帐篷里的脚步声停顿了下来,风城烟雨撩开帐篷直接去马厩牵马,冲着在场的其他士兵吼了声:“都给我等着!明天我亲自带着主教过来!”

 

圣都郊外里离教堂一点都不远。风城烟雨下马敲开了教堂的门,带着阴森的微笑问:“主教在哪儿?”

“在……祷告室……等等您不能带兵器进去!殿下!”

祷告室的门被撞开时,石不转依旧闭着眼睛安然祷告,即便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也充耳不闻。

“真是见了鬼了,石不转你在干什么?!”风城烟雨在下一秒几乎就要下意识拔剑抵着他的喉咙。

“如你所见,殿下,我在忏悔。”石不转垂着头,“我曾经将原本应当全部贡献给主的灵魂分给了另一个人。这是背叛。”

“你让我看到你背上都是鞭伤然后告诉我这是在忏悔又说是背叛?”

石不转听到身后有金属叩响地面的声音,轻轻叹了一口气,合上双眼淡然地回答:“原谅我现在只想一个人待在这里,殿下,请不要打扰我的忏悔。”

“那这次就渎神的彻底点。让你搞清楚你的身体不仅是你自己的,还属于我。”

石不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身后的人摁在祷告台前,烛火被撞倒,帷幔被溅起的火星点着。

“见鬼你想烧了这里吗?!”石不转想要挣扎,身后的风城烟雨顶开了他的双腿,腰被扼在台子上,整个下半身被完全禁锢,动弹不得。

“那就把有罪的我们都烧死吧。”风城烟雨的唇舌沿着石不转的脊梁上下游走,“天火把我们烧成灰了就一起下地狱。”

——一个渎神者,一个背叛者。即便只是自称也是有罪之徒。

“在那之前,再放纵一次吧,主教大人。”

 

圣都的教堂着火了,大火烧了很久都没有熄灭,却也并没有殃及周围任何一栋民居。所有的神职人员都逃离了教堂,除了红衣主教和当晚造访的圣都守护者。

直到久违的第一缕阳光照到教堂上的时候,这场蹊跷的大火突然被控制且熄灭了。在祷告室的废墟中,人们找到了两具尸骸,属于风城烟雨的宝剑以及属于石不转的十字架。

“我们的守护者们为了防止师出无名而让圣都受到主的惩罚,选择了殉道。他们与我们同在,并永远守护着圣都。这久违的阳光就是给我们的启示,是赐予我们的福音。”站立在废墟上的另一个圣职人员宣布着这一消息,并主持着重建工作。

圣都的破晓重新到来。

老教堂连同那些灰色的故事被一页翻过,圣都的王被新来的红衣主教废除了教籍,民众将王推翻,另立新王。

旧王将死,新政当立。

他们高呼着。

他们坚信是这个昏庸的王害死了他们的守护者,却逐渐接受了新来的红衣主教和新王。

时代总在新老更替。

英雄的名字被反复提及,却终究从立体变得平面。

 

“殉道者。这个名号大的我都替自己骄傲呢,主教大人”

“闭嘴。”

“比起那种绷紧的日子还是好好享受现在吧。或许你应该感谢我想到了这样的主意。”

“王呢?”

“这就不要计较了。算我没料到这个。不过据我所知他对这个名头也没看那么重。”

“……最后还是……看到黎明了。”

“呵呵……那个破晓,大概算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吧,是不是啊,石不转?”

“算是吧,风城。”


-FIN-


PS:终于下手了。这CP表明我对张楚才是真爱真的xxx

    我依旧是用手机热点更新啊!我流量要撑不住了怎么办QAQ————!!!

评论(4)
热度(51)

© 卿悦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