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悦凉

- 道系敲键盘的。
- 万坑图个爽。
- 写过@剑三@全职@恋与
- 现在写逆水寒ol了

- @剑三 :四奶关爱联盟。
- @全职 :元法奶爸联盟。
- @恋与 :我最好的白起。
- @逆水寒ol:神相x九灵。

- 白起厨。不吃恋与腐向。
- 杂七杂八的随笔。
- 真爱至上,永远的少女心

【安楚】下划线17

特别备注:今后可能不会再打单人TAG,只打#安楚#和#下划线#两个TAG,鉴于安楚只有我一个人在写。所以直接订阅都是没有关系的应该。谢谢大家了。



#女人吃醋起来可是很可怕的#

#其实她不是要干坏事#

#她单纯想拿回主导权而已#


前文:【安楚】下划线16


------


17.>>

不管楚云秀是不是故意的,但安文逸的确感受到了性别差异的可怕。比如他以为楚云秀闹别扭就只是课上那个程度了,结果呢,那只是她的一个开头。

下课之后楚云秀硬是拖到教室都没有人了才慢悠悠起身,收拾完东西,轻描淡写扫了安文逸一眼,拖着腿慢慢磨到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嘴上叼着根烟。

安文逸不动声色皱了下眉:“不要在教学楼里抽烟。”

楚云秀挑眉笑笑,直接用手把烟捏灭了。

安文逸被这个动作吓愣了。

“走呗。”楚云秀捞起包和书大步流星往前走,刚出教学楼就转身把所有的书丢给了安文逸,动作流畅地顺出包里的烟点上。

“小安啊。今儿我不回去了。”

“嗯?”

“我出去散个心。”楚云秀叼着烟轻飘飘从唇缝里吹出烟雾,半眯眼睛斜睨着安文逸,轻哼了一声。

“不开心了?”

“很开心。喜欢我房东的人这么多。我觉得我是不是该早些找房子好准备随时搬出去了。”楚云秀弹了弹烟灰,视线停在校内车站上。

安文逸沉默了很久:“回家再说。要出去我陪你。免得你去三里屯。”

“要你管……”楚云秀还没说完,安文逸直接把书丢还给她,劈手抽走楚云秀手里的烟按灭了直接甩进了垃圾桶。

“先回去,我有话和你说。听完你再决定要不要出去。”

 

楚云秀走到家门口的时候还是气势汹汹的,进门直接就把钥匙丢在小物篮里,抱着书啪哒啪哒走到书房。——亏得是拖鞋,如果她穿的是高跟鞋,就一定是踩碎一切的暴虐。

反观安文逸,一脸气定神闲,就这么倚在书房门口盯着她。

“说吧什么事情?”楚云秀满不在乎地坐在沙发床上。

安文逸没有回答,只是这样看着她。楚云秀也就这样回望着他。

“再不说我可要睡着了啊,小安。”

于是安文逸走了过去,把她圈在自己和沙发床靠背之间,缩短彼此距离直到鼻间相触:“还需要说吗?”

楚云秀扣住他的后颈将最后的距离变为零。

——那就别说了。

她把嘴唇贴上去的同时笑着说。每个字都被他完整的吞到口腔,被交缠的舌头磨碎了音节。

 

星座书上说,狮子女和摩羯男的配对指数只有40%。

楚云秀表示不屑一顾。日子是自己过的,难不成我出门还得翻黄历?怎么没见黄历上写今日不宜上课呢?

安文逸听完一口茶喷了出来。

楚云秀一脸不满地表示我们不像在谈恋爱而像在合租。

安文逸觉得他们本来就还是在合租啊,总不能直接同居了,这是不合理的。

楚云秀扑过去在安文逸嘴上啃了一口,感情就表现地这么直白。

安文逸只好抵着她的额头在她鼻尖上蜻蜓点水亲一下。

“云秀。”

“嗯?”

“下半轮比赛要开始了。”

“哦,我知道,你不是病假着么?”

安文逸把楚云秀揽到怀里:“队长夫人去观赛吗?兴欣对微草。”

“行啊。”楚云秀拉平了他的衣服下摆,“不知道现场解说是谁。”

安文逸抓住她的手甩到自己肩上:“可能是林敬言前辈。”

“那挺好。”楚云秀趁机捏了捏他的脸,“到时候一起去吧。”




-TBC-


PS:

越写越短系列。真的事情很多很多很多。

如果有fo我围脖的小伙伴应该知道我最近不是很好。

真的很抱歉QUQ我比你们都更希望这文可以完结。

但是最近对我不是很友善。

某种程度上来说很需要一个安慰我的人吧。

安楚会边写边修改。写完大概就直接会送印。不管有没有人需要这篇文章,我都会去送印。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我已然不在乎OOC或者别的什么。毕竟这篇是我和另一个人的投射。而我如此急于将它冰冻,防止塌陷。

所以谢谢你们不嫌弃它。也谢谢你们告诉我它一定会完结。

或许以后每一章里都会有夹带私货。

我如今只求荒凉不散场,没有更大的心愿了。

以及。无论怎么回避都避不开的东西,就是我喜欢你。

评论(11)
热度(18)
  1. 宁楚倾卿悦凉 转载了此文字

© 卿悦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