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悦凉

- 道系敲键盘的。
- 万坑图个爽。
- 写过@剑三@全职@恋与
- 现在写逆水寒ol了

- @剑三 :四奶关爱联盟。
- @全职 :元法奶爸联盟。
- @恋与 :我最好的白起。
- @逆水寒ol:神相x九灵。

- 白起厨。不吃恋与腐向。
- 杂七杂八的随笔。
- 真爱至上,永远的少女心

【安楚】下划线05-07

#离家出走的楚云秀你威武雄壮#

#张新杰的神秘女朋友到底是谁#

#敲响安文逸心底那口名为懵懂的钟#

#为什么这文的助攻那么多!#


注:私设张新杰为X市人。别问我为什么,我想吃羊肉泡馍【你走!】



前文:【安楚】下划线03-04






5.>>

张新杰接到楚云秀电话的时候,X市的太阳刚好沉落到地平线下,天色夹带着仅剩的残霞泛着不温不火的黄。

楚云秀坐在行李箱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发呆似的让夹在手里的烟烧着,忽略了所有人的存在,包括走到她身边的张新杰。

“走吧。”张新杰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才让楚云秀回魂一般,“事先声明,今天我陪不了你。我女朋友会来。”

楚云秀相当配合地捂着胸口表示悲痛:“亲爱的旧情人你都有女朋友了,我还怎么爱?”

张新杰默默推了推眼镜:“你只是少了一个‘旧情人’而已。”

楚云秀飞了一个白眼掐灭了烟,把行李箱留给张新杰就径自往前走了。

 

楚云秀和张新杰,这两个当年同为黄金一代的人曾经在各类媒体曝光中频频共同出现,认为这两个人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人并不在少数。如果关注早期的某期纸媒,甚至不难找出当年被拍到的两个人在机场一前一后,而只有张新杰拖着行李箱的照片。这张照片被不少支持张楚的人收藏保存,但这照片的意义并不仅仅在此,而是后来的新闻发布会上,当两人都被问起的时候,都采用了微笑应对。

楚云秀面带微笑说了一句:“你猜。”

张新杰极为难得地露出笑容:“希望提问还是以战队为主。”

——不可说,不可说。你们的微笑却凿开了所有人的脑洞。

——但事实真的就是,和现在一样。楚云秀带着箱子去X市,只是为了去旅行和吃。这必然与有美食地图之称的土生土长X市人张新杰脱不开关系。如果真的要问张新杰和楚云秀是什么关系的话,楚云秀会很直白地告诉你:两个吃货建立在食物上的友情。对,这种感情多纯洁,谈爱情多俗气啊。

 

“我觉得你并不是单纯过来旅游的。”红绿灯的时候,张新杰淡淡带起了一句,“王杰希说你和离家出走一样。”

楚云秀听到“离家出走”四个字心里复杂的很,咬牙切齿回了一句:“再说我离家出走我来开车,看我不把你分儿扣到吊销驾照。”

张新杰叹了口气,怎么就觉得楚云秀这么多年还是这幅样子呢?

——仔细想想,好像自家女朋友和她其实有那么点像?

 

张新杰帮楚云秀把行李带回宾馆之后,转身就准备走。楚云秀眼疾手快挡在门口,一脸“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的表情,看得张新杰有些头皮发麻。

多年的友情让张新杰知道,这世界上只有她楚云秀吃不遍的食物,没有她楚云秀打探不到的情报。内心挣扎了许久的张新杰放弃了抵抗,双手抱臂等着楚云秀开口。

“你女朋友是谁啊?”果不其然,女人的天性是八卦,何况是一个如此热爱看电视剧的女人。

“圈外人。”张新杰冷静地回复。

“信你?就你这样一个死宅男,除了比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能遇到几个小姑娘啊。你要说不是圈内人我就只能怀疑是不是你那个来自国外的、帅气的健身教练了!”

张新杰有些无语凝咽,甚至后悔为什么要和楚云秀这么熟悉,要知道,这个女人在媒体面前或者是萍水相逢点头之交面前礼教涵养滴水不漏,偏生在相熟的好友面前牙尖嘴利,有时甚至能和叶修掐上一架。

“真的。她今天也到X市,大概很快就要到了。我要去接机。”

话音刚落,张新杰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楚云秀面带微笑等着张新杰接,张新杰耗了一会儿,无奈只能接通电话。

对面的声音即便透过长远的距离也依旧可以明显辨别出是谁。楚云秀一脸玩味,忍不住摇起头来。

在张新杰交代完事情之后,楚云秀从容不迫地凑到手机旁说:“妍琦,我也到X市了。不如我们一起吃晚饭呀?”

 

6.>>

安文逸觉得自己一定是最后一个知道楚云秀离家出走的。

那天他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的只有茶几上楚云秀留下的纸条。

“安老师,我偷闲去旅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课件就麻烦你了~回来给你带纪念品呗。”

安文逸的视线快把纸钉穿了,忍着火气把纸扔进了垃圾桶。

他当然知道楚云秀根本不是旅行这么一回事儿!按照她的性格十有八九是因为她觉得他们在冷战又找不到合适的台阶下,所以只能暂时避风头。

安文逸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至少此时此刻,他觉得他的被监护人离家出走了。他很恼火。

——试想一个蹭吃蹭喝日常还要他来兼顾的人,好像是很难判定为非被监护人的样子。

安文逸很生气,掏出电话就打给楚云秀,对面冰冷的系统提示音告诉他楚云秀关机了。他冲到电脑前在老一辈的职业选手群吼了一声:“谁知道楚云秀去哪儿了?”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条消息给炸了出来,不约而同地回复:“你问楚云秀干什么?”

安文逸愣了一下,突然有些后悔发了这么一条,恢复冷静的他琢磨了一会,利用网络看不到脸的优势,镇定自若地说着瞎话:“她没交房租就跑了。”

叶修适时出现且回复道:“你俩同居呢?”

“是合租。”

“就是共同居住在一个房子里呗,没差。”

“差很大好不好……”安文逸的底气漏完了,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一个正常的理由生气,更没有理由可以因为自己在照顾着楚云秀而判定对方是自己是被监护人。

她是自己的前辈。虽然接触下来才知道,她和镜头前的那个人有多大的区别,她云淡风轻下埋了多少偏执,她强硬的表面下的犹豫,以及会被数学折磨到欲哭无泪的弱点。

思维越跑越远,最后定格的画面,是楚云秀站在自己身后按着他的肩膀对他说:“你小子,未来的路还长着呢。你说哪天已经到了啊?”

 

7.>>

饭桌上的气氛说实在的很微妙。戴妍琦看到楚云秀拉着人滔滔不绝扯东扯西,完全无视了自己男朋友的存在。而楚云秀一问一答模样心事重重,张新杰越发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饭局持续了挺长一段时间。戴妍琦和楚云秀的聊天内容从楚云秀退役之后的校园生活到时尚趋势再到一本正经的现阶段元素法师的流派,最后谈到团队的时候,戴妍琦抱着楚云秀哭了起来。

戴妍琦和楚云秀的相同点不仅仅有这两位女选手都是元素法师,都当过女队长。戴妍琦曾经被肖时钦笑称“俨然一个女魔头”,这个绰号,在楚云秀刚踏入职业圈的时候,同样被冠在楚云秀的头上。——如果没有软肋。

当初楚云秀变得愈发犹豫不决是因为战队经理对她战术的不理解,过于注重战队的商业性。

而如今横亘在戴妍琦面前的,是和当初肖时钦一样的问题:单人作战能力不高。

同样的遭遇让两个“女魔头”更加惺惺相惜。

 

楚云秀哄了很久才把戴妍琦哄好,示意张新杰送戴妍琦回宾馆。不料戴妍琦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回去就可以:“楚姐姐来找新杰肯定不仅仅是为了旅行和吃吧。要吃应该去G市才对。”楚云秀感慨当初的新生代都已经如此成熟。

等到戴妍琦彻底离开之后,楚云秀忍了很久的恶趣味终于被重新揭发。

“圈外人?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妍琦退役了。”

张新杰安然坐在椅子上,神色平静如常。

“妍琦最近的战术思想越来越成熟,战略布局和以往相比也周全了很多。但是当你知道她的男朋友是我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会是,是我在她身后点拨。但事实上我和她聚少离多平时电话都很少通,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钻研努力的结果。”张新杰的语气平淡地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我希望你可以保密,现在媒体上的对她的赞誉都是她应得的,我不希望她生活在别人强加给她的我的所谓庇佑中。”

楚云秀有些动容,她了解张新杰,这个人所有的温柔都被一层理智包裹的严严实实,现实主义者,实用主义者。但是有他在,戴妍琦应当是幸运而幸福的。

“我说,新杰。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你们俩……”

“怎么看都不会是像在一起的人?”张新杰低头推了一下眼镜,“如果我的人生是一张计划表,她就是出现撕毁我原先的计划表之后,笑盈盈递给我一张全新的、有她在的计划表的人。这个会开玩笑的活泼的姑娘,有一天突然跑到我面前和我阐述了我和她在一起之后会如何。更重要的是,她说服了我。”

“我可以烧了你吗?”楚云秀嘴上表露着不满,但神情中都是艳羡。

“所有的偶然其实都是必然。很多时候你以为是偶然的东西,只是还没有被发掘出来而已。”张新杰握住了自己的手,“我不信你过来只是找我聊天的。”

楚云秀悻悻地喝了一口茶:“听着正投入呢,太煞风景。其实我就是想问,对于治疗来说,什么样的问题能让人无法参赛?”

“急性疾病。”

“不,是长期病假。”

张新杰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半晌,他神情有些犹豫地开了口:“如果不是退役的话,恐怕是和最重要的部分有关了。”

“最重要的部分?”

“对。”张新杰伸出他的手在楚云秀眼前挥了挥,她脸色顿变。

“不会吧?!”

“我估计你在打探安文逸的事情。既然他战队保密原因,你也不用再多过问。我也只是一个猜测。现在我是一个安排赛事和修改赛制的人而已,并不了解更多的内容。也不会将没有证据的猜测告诉别人。”张新杰长吁一口气,“如果你真的想知道,不如去问问叶修。他现在在体育总局当电竞顾问,又是兴欣的第一任队长。他应当知道的更多。”





-TBC-


#叫我日更小天使!我从来没这么勤快过!

#字数已经过万了你们知道吗!!!!

#这更吃的爽不爽!爽不爽!!!

#第二对副CP出现了你答对了吗!【不!

#mayo这副CP的TAG打得我心慌!!!

评论(7)
热度(32)
  1. 宁楚倾卿悦凉 转载了此文字

© 卿悦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