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悦凉

- 道系敲键盘的。
- 万坑图个爽。
- 写过@剑三@全职@恋与
- 现在写逆水寒ol了

- @剑三 :四奶关爱联盟。
- @全职 :元法奶爸联盟。
- @恋与 :我最好的白起。
- @逆水寒ol:神相x九灵。

- 白起厨。不吃恋与腐向。
- 杂七杂八的随笔。
- 真爱至上,永远的少女心

【安楚】下划线02

#论安文逸洋溢着学霸气息的男友力#

#放开那个纯情的学霸让我调戏!#


前文:【安楚】下划线00-01



---


02.>>

十月底的时候,B市的落叶到了最鼎盛的时期。楚云秀上课时心思总飘在窗外,在这种铺天盖地的落叶里她感觉不到任何的肃杀和萧条,反而给曾经的皇城添上了宁静和安详。

毕竟皇城,一点都不缺波澜壮阔的大气啊。

楚云秀的笔尖在纸上走动,不多久一片梧桐叶的形状就出来了。停下笔的楚云秀又盯着窗外堆满落叶的小路看了半天,完全没有感觉到时间已经从上课转到了下课。直到感觉自己被人拍了肩。

“嗯……?安文逸?”楚云秀还没来得及问出那句“你怎么在这里?”就被安文逸打断了:“你就这么上课?”

“今天特殊情况好吧,你看教室里有几个人好好在听课的。不都抱着手机玩儿的开心吗?”楚云秀不满地收拾起了东西。

“你的基础不够你这样。”安文逸推了一下眼镜。

“难不成安老师这周没空,需要提前帮我把上次的作业讲了?”

安文逸不作声,只是点头确认,看着楚云秀磨磨蹭蹭收拾完课件之后递给了她一个U盘:“今天的课件我帮你存这里了。连带之前几节课的,方便复习。”

楚云秀盯着U盘出神了好一会儿接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空气有些潮湿的气味。

“方便的话,直接去我那里吧。晚饭我可以包。但是你得自己回来,时间有点紧。”

“安老师忙得很啊。”楚云秀的感官恢复了正常,意味深长地看了安文逸一眼,踩着高跟鞋跟在人后面出了门。

这是楚云秀第一次到安文逸的住处。结果彻底刷新了楚云秀的三观。

这是男孩子的房子?!确定不是宾馆吗?

楚云秀晃了晃神,她一直以为李华的房间没有乱扔的衣服裤子已经是男性中为数不多的会收拾的人,看着安文逸客厅里整洁甚至可以说错落有致的格局,又想了想自己在微草的临时宿舍,有一瞬间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女人。

“换鞋吧。”安文逸弯下腰在鞋柜里拿出一双女式拖鞋递给楚云秀,正巧对上楚云秀意味深长带着“看不出来啊,难怪不住学生宿舍”的眼神,难得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没女朋友。别乱想。”

楚云秀接过拖鞋笑呵呵地表示“信你才怪”,无视了安文逸扶着额头苦恼的表情,哼着歌到桌前坐下了。

安文逸递了一杯茶过去,决定把疑惑都放回肚子里。楚云秀趁着他检查作业,四处扫了一眼,心里拿了一个主意。手里的笔在指尖转了两圈,“啪哒”一声掉在桌上。安文逸抬起头来茫然地看着楚云秀。

“小安啊……你真没有女朋友?”楚云秀抓着笔杆子,看起来有点紧张。安文逸似乎会错了意,难以置信地盯着楚云秀。

楚云秀被他盯得脸都红了:“先说有没有。”

“没。”

楚云秀松了口气,接下来要组织语言对于时常面对媒体的她来说并不难:“我看到你这房子是三室两厅两卫,如果没有其他人的话,不知道方不方便我搬过来?房租我可以付大头,主要是……我现在住在微草宿舍,我怕真的会影响到他们。嗯,我不酗酒不跳操私生活很干净。”

安文逸认真地听完了她的话,点了点头。

“你同意了?”

“不,我只是表示我听到了,让我想一想。”安文逸低下头陷入思考,过了许久之后郑重地点了点头,“可以,但是现在我住在主卧,你来的话,我会把主卧让出来给你。主卧带独立卫生间,对于你来说方便一点。如果你有需要的话,书房我可以让给你一半,房租不是问题,水电煤对半分就好。”安文逸停顿了一下,“这房子……本来就是我的。”

楚云秀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吓得笔都掉了。

安文逸扫了楚云秀一眼,完全接受到了她表现出来的整个人都石化一般的震惊:“我早就知道有那么一天,用工资买好了房子以防万一。不过我不知道……这天来得这么快而已。”

楚云秀被他突变的语气浇了冷水,顿时冷静了下来,她不可能没有捕捉到他语气中零星半点的失落,她站起来走到人身后,双手用力摁上他的肩膀:“你小子,未来的路还长着呢。你说哪天已经到了啊,真是的。”

“前辈……”

楚云秀“噗哧”笑出了声:“难道,你想让我叫你学长?安老师,作业你还批不批了?”

安文逸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干正事儿,低头心不在焉地找起答案来。

“那我这礼拜就搬过来吧。”楚云秀支着脸目不转睛地死盯着安文逸。

“行……”安文逸动作越来越僵,最后终于忍不住红着脸说了句,“楚队。”

“我退役了,跟他们一样叫我云秀就好。”

“好,云秀。”安文逸脸又红了一层,“那么,别盯着我看了……”

 

此时,王杰希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来自楚云秀的短信。

“安文逸这个赛季病休是怎么回事?”

王杰希皱着眉,这个答案他也想知道,但是他怎么可能知道对方战队的人员变动问题,何况这次似乎还保密了,思忖再三,还是给楚云秀回了一条:“你应该直接问他。”

结果楚云秀回到宿舍之后就直接闯进了他的房间。

“云秀你……怎么了?”王杰希被气势汹汹的楚云秀吓得不轻。

楚云秀把在学校遇见安文逸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之后就说了要搬出去和安文逸拼租。

“我要是能问出来还来问你?”楚云秀瞪了王杰希一眼,顺手要点烟,被王杰希一瞪只能放下,“如果你不知道,就说明战队含糊过去了。有内幕啊。”

“你和我讨论这个是想泄露他们战队机密?”王杰希往后仰,舒服地靠在椅子上,“那我得那支笔记录下来了。”

“做你的春秋大梦。”楚云秀白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王杰希在房里悠悠然飘来一句话,让她差点拿门后的外套闷死王杰希。

“你啊,同一屋檐下,当心日久生情啊。”


-TBC-


#诶嘿,王爸爸果然会算命!#【你走开!!!!!】

评论(10)
热度(23)
  1. 宁楚倾卿悦凉 转载了此文字

© 卿悦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