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悦凉

- 道系敲键盘的。
- 万坑图个爽。
- 写过@剑三@全职@恋与
- 现在写逆水寒ol了

- @剑三 :四奶关爱联盟。
- @全职 :元法奶爸联盟。
- @恋与 :我最好的白起。
- @逆水寒ol:神相x九灵。

- 白起厨。不吃恋与腐向。
- 杂七杂八的随笔。
- 真爱至上,永远的少女心

【张安】人间 Part Ⅲ

❤私设如山。初试张安。请多指教。 @Rugosa 的点文。感觉完结无望了。

❤作家张新杰x咖啡店店长安文逸。无文笔无情节。坚持用心感受20年。(←你)

❤拖了很久很久的更新。三次元忙如doge。欲哭无泪。愿这个孩子还有人记得。即便它和初心已经大相径庭,更为复杂。以及铺垫了3000多字,终于要到正轨了。



前文:【张安】人间 Part Ⅱ



今天的店里闯进来一只猫,长得异常漂亮。身体白得很干净,蓝色的眼睛,耳尖和脚上带着浅浅的灰色,看起来像是谁家的猫出来散个步的模样。安文逸有些担心这只猫一旦开始活动会影响店里的客人,然而它似乎颇具灵性,看着周围之后径自跳上了柜台,坐下来偏过头盯着他,尾巴绕在身侧,显得尤为乖巧,甚至在安文逸对它笑的时候,还眨了眨眼睛,轻轻喵了一声。

当晚张新杰来的时候,对这只猫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显然这只猫对他也颇有好感,在张新杰安心写东西的时候,它趴在腿上一动不动。

“今天要谢谢这只猫了。”临走前,张新杰礼貌地对安文逸点了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它是谁家的,没有打扰到你就好。”安文逸低下头笑了,垂落的视线在张新杰看来甚至有些羞赧。张新杰接收到他笑的瞬间,眼神瞬间冷了下来,紧抿的嘴唇有些发白,问题似乎是从唇缝中挤出来的:“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张先生你说什么?”回答显然是肯定的。张新杰自嘲地叹了口气:“没什么,明天见。”

“好的张先生。今晚好梦。”

张新杰有些诧异地回过头盯着安文逸。

——真耳熟。

 

曾几何时这句话在自己耳边每天定时响起。那时候他在睡前总是会把身边人搂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那人的腰侧。早就被自己影响到作息规律的人有些不满地皱着眉,然后支起身体看着他,深色的瞳孔在微弱的灯光下深邃得像夜晚的海,自己不知不觉间就宛如被塞壬的歌声迷惑的水手,被吸入浓重的迷雾中了。

 

张新杰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你……好了?”

安文逸有些茫然地仰起头,深色的瞳孔在明亮的灯火中熠熠生辉。

张新杰的呼吸几乎要停滞住,他强忍着翻涌而来的恶心和失望带来的寒意,摇了摇头:“好梦。”随后几乎狼狈地逃离了那里。

 

今天是回忆杀吗?

张新杰将胃里能吐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撑在水池边还有些站立不稳,抬起眼就看到自己病态而苍白的脸。

都瘦得脱形了啊,张新杰。

——他喜欢有点肉的。

——回忆还在继续蔓延,因为鲜有人烟,精神的侵袭就来得更快而彻底。

 

那人接吻的时候很专注,就和他一开始跟着自己学习的时候一样。即便因为吻得太深产生了窒息的负效应,他也依旧履行着取悦自己以换得相互抚慰的指责。奇妙的是明明平时显得那么冷淡的人,私下撩人得难以自矜。每次提及这个的时候,那人总是一脸赧然却强硬地回复自己:“你不也是?”

然后自己把他拉过来禁锢在怀里。

他说:“我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了。”

“多加休息,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我想缓一缓再继续。我觉得我不适合这一行。我有时候因为太认真思考对方的逻辑会被带过去。”

“好,等这次结束了,我和你一起辞职。”

“我想找份安逸的工作。”

“好,你想做什么?”

“开家咖啡馆。”

“那我就每天负责把日常记下来。这样老了就不会忘了。”

“行啊。”

“时间到了。睡吧。”

“晚安好梦。”

 

张新杰将自己的头埋进了盆里,冷水恰好没过整张脸,一个激灵让他清醒了很多。

有的事情,明明还没老就忘了。

张新杰回到客厅,摸出沙发底下的合影。

照片上那人面带微笑,驼色大衣和浅灰色的围巾衬得五官还带着一些学生气。那天他站在自己面前,认真地直视自己,一字一字说:“学长,起初我以为我是崇敬你才想和你长时间在一起,现在我想说,我似乎带上了更多的私欲。”

那时自己毫不含糊地咬过去,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一点都不正经的话:“布饵这么久,鱼终于上钩了。

——而那句情话,就是这一切厄运的开端。

 

〔There is no sweeter innocence than our gentle sin in the madness and soil of that sadearthly scene. 〕


-TBC-


PS:小安不是失忆……PartⅡ和这里都有伏笔_(:з」∠)_。我总觉得我伏笔埋太深,剧情又淡,让人很难有兴趣继续……(┬_┬)

评论(7)
热度(30)

© 卿悦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