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悦凉

- 道系敲键盘的。
- 万坑图个爽。
- 写过@剑三@全职@恋与
- 现在写逆水寒ol了

- @剑三 :四奶关爱联盟。
- @全职 :元法奶爸联盟。
- @恋与 :我最好的白起。
- @逆水寒ol:神相x九灵。

- 白起厨。不吃恋与腐向。
- 杂七杂八的随笔。
- 真爱至上,永远的少女心

[张楚]各自安好(四)

对不起……我……爆字数了……

_(:з」∠)_

还有……两章……才能完结……

Orz……

我得了一种会爆字数的病……

剧情还拖沓起来了,好烦……


例行重复:

重复1:这文不是傻白甜,这文不是傻白甜,这文不是傻白甜!

重复2:张新杰不是渣,张新杰不是渣,张新杰不是渣。


前文:[张楚]各自安好(三)


(四)

楚云秀从那一天起仿佛从张新杰的世界里抽身的干干净净。没有短信,没有电话,甚至连相关的消息都被封闭。这种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张新杰感受到了一种怪异,那种明明习惯了十多年的早餐店忽然关门的怪异。

他和韩文清的关系逐渐成为职业联盟里默认的事情,他远远观望过她的表情,站在走廊尽头,逆着光看不清脸,但转身的背影直白的落寞穿透光影也足以直达瞳孔深处。张新杰几乎要在那瞬间去解释所有的因缘。

——可是他没有这个机会。楚云秀的回避几乎做的滴水不漏,即便是到了世界邀请赛集结会议上,楚云秀也巧妙地给自己树立了一道无形的墙。除非她自己看开,不然张新杰就永远无法靠近她。

张新杰兀自苦恼,却不知道这根本就是楚云秀给自己的惩罚:要一边看着那个人,一边去忘记他,怎么可能做到?该放掉的,总是要放掉,总不可能一辈子吊在这棵树上。情意绵绵的柔软情节回想太多遍,她自嘲早就该戒了那些肥皂剧,还以为自己能在这些傻白甜的剧情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影子。

国家队征战苏黎世那天,早就习惯了四处飞行的楚云秀不再和当初一样提前太久到达候机厅,而是比登机早了45分钟,拿着手机刷着娱乐新闻。

谁和谁又在一起了,谁和谁又分手了,谁和谁又有了孩子。这些毫无价值的过剩信息满足了那些追星族的窥私欲,在人和人之间的交谈间成为了一种奇特的催化剂,笑得不明所以,似乎又让同样笑得暧昧的人了然于心。

——私心作祟在某些时候总能更加容易达成共识。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楚云秀这么想,伸了个懒腰,余光瞄到了刚到身后的张新杰。她露出惯常面对记者的笑容:“许久不见了啊,张副。”

张新杰低头推了推眼镜:“好,楚队。”

楚云秀打量了他很久,唇间漏出一丝轻蔑的小声:“不好,我哪能好的起来。”

突袭的压力让楚云秀下意识地打开包找烟,直到听到张新杰的轻咳,才想起来自己在机场,于是摸出了先前准备好的巧克力。

“这里不能抽烟还真是不人性啊,你说是不是?”

“你还是……这么爱吃甜食。”张新杰皱了皱眉,太久没有和这个人有过交流,所有的熟稔都变成了生疏,对于他来说,几乎就是格式化了所有的熟悉,生生变回了最初的不久相识。

“戒了。”楚云秀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这种无奈的语气太久没有听到,久远得仿佛埙的旋律——自带着岁月的苍老——她摇了摇头,“只是这里不能抽烟,只能靠这个凑合一下了。你要来点吗?”

张新杰原本皱着的眉头蹙得更紧:“不能戒烟?抽烟对女孩子不好。”

楚云秀放下手里的巧克力一语不发地盯着张新杰:“……能戒了你的话,戒烟也不是什么难事了。”她笑着站起来,走向他时卡在耳后的头发散了出来,她抬手拢了拢头发,贴到他耳边说:“附骨之疽,去掉会痛死的……”

张新杰避开了她的视线,他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她:“云秀……你还没忘记我吗……?即使看到了围巾下的……也没有忘记吗?”

楚云秀偏过头微微一笑,立即甩过头:“到了苏黎世告诉你可以吗?该登机了。”

“云秀。”张新杰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什么,“你消瘦了很多。”

“谢谢关心。”楚云秀径自向前走,连回答的时候都没有回过头。高跟鞋的回音在候机厅里并不响,她却知道自己每一步都踩得格外重。

 

张新杰到了苏黎世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倒头就睡倒时差,楚云秀担心长距离飞行让他感觉不适,有些焦急地跑去黄少天那里问了张新杰的房间号就去敲门。

直到第三次敲门声响,张新杰才迷迷糊糊走出来开门:“楚队?里面请。”

“打扰到你睡觉了?”

“还好,在倒时差。”张新杰揉了揉眼睛,转身去给楚云秀倒茶,“有什么事吗?”

“登机前的事,张副还记得吗?”楚云秀接过他递来的茶杯,笑了笑。

一句话让张新杰觉得自己立刻清醒了:“楚队……哦不,云秀,你还是……放不下?”

“以前你和我说,我不理解你因为一个人打乱整个人生计划是因为我没那么喜欢一个人,那么我现在算是理解了。或许……我比你爱他的执念更深,深到足以扭曲了自己……”楚云秀握着茶杯的手勒住杯沿,茶色的液体在被子中激荡着涟漪。

“他?你是指……队长?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不过现在联盟都默认了吧?一开始我就猜了是他。恐怕也只有他能让你选择进入联盟,义无反顾地选择霸图,呕心沥血至此吧。”楚云秀放下茶杯,呼出一口气。

“女人的直觉……真是……”张新杰无奈地摇头,似乎一切刻意的隐瞒早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可是你刚才也承认了哦。”楚云秀不以为然地抱着双臂,笑意盈盈地回应着张新杰,“你现在连隐瞒都不想了吗?”

“对你也不需要太多的隐瞒。”张新杰从她身上转移走视线,“隐瞒对你对我都不好。”

“……从遇到你开始我就没有好过。”楚云秀闭上眼睛,但身体某个部分却在用力敲打眼睑,期待着黑暗之外的一丝光线。她抬起手挡住眼睛,防止那些不听话的眼泪真的敲开了眼帘夺门而出,“如果你真的想处理的很好,一开始就不应该让我有一丝侥幸。我又怎么会……至今都不死心……”

“你在哭?”张新杰抓住她的手腕,看到她被压红的眼眶皱了皱眉,迅速地松开了手,“那……云秀准备怎么办?我该做什么才能让你死心呢?”

“抱歉,大概……不会。”楚云秀低下头,“真的不会。”

张新杰的情绪有些焦躁,来回踱了几步,仰身靠在墙壁上,抱臂低头,几分认真几分苦恼在眉心的褶皱足以体现:“不死心又能怎么样呢?云秀,你真的有仔细想过?”

“你当时说过,除了比赛不会再来Q市,我知道你是避嫌,现在世邀赛我们有幸成为队友,你还是选择直接面对了不是吗?”

“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我即便不想来也不可能。我不是来直接面对你的,还是说,你觉得我对你毫无所图?”楚云秀抿起嘴笑,眼角上挑,刻意勾勒出微妙的暗示。

“即使再擅长预测荣耀对手的布局,我也没有自信揣测情场上的心理。”

“那我就直截了当告诉你是有所图的了。”楚云秀贴近张新杰,拉过他的领带强迫他低头靠近她的嘴唇,“张新杰你告诉我,你只喜欢男人?”

“不,喜欢的人是男的。并且我会喜欢他,直到他不再喜欢我。”

楚云秀听到这句话怔住了,都是专一的人,偏偏就不能是相互的。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人,能相遇就是缘分。如果你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着你,这就是世界上最美的奇迹。楚云秀一直觉得,自己的运气这么好就遇到了张新杰,可是她种下了缘分的种子,却看到张新杰已经培育出了奇迹。

——从那开始,楚云秀就知道,自己的奇迹,大约是永远不会出现了。


-TBC-



 @Rugosa Σ(っ °Д °;)っ一拙计忘记圈你了!!!

亲爱的不要打我!我们快要解脱了【哥屋恩!】


PS:听我说,不要相信我说的双更,不要相信我说的还有多少完结了。我……永远……不按常理出牌……【O<-<】

透露一点就是,接下来一篇张楚的,带黄沐王柔。现代PARO。名字,叫。

——《我花了五年时间追到了一个摩羯座的男人》

↑以上,感谢我的小天使把我骂了一顿之后要我一定加上那个“到”字以证明我这个说了是傻白甜专业户却劣迹斑斑的人真的,撒糖了……_(:з」∠)_

评论(15)
热度(14)

© 卿悦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