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悦凉

- 道系敲键盘的。
- 万坑图个爽。
- 写过@剑三@全职@恋与
- 现在写逆水寒ol了

- @剑三 :四奶关爱联盟。
- @全职 :元法奶爸联盟。
- @恋与 :我最好的白起。
- @逆水寒ol:神相x九灵。

- 白起厨。不吃恋与腐向。
- 杂七杂八的随笔。
- 真爱至上,永远的少女心

【哨兵向导paro|安莫安】The Truth [2]

意外勤快的开写了。感觉这次字数会突破自我好开心www


前文:

【哨兵向导paro|安莫安】The Truth [1]



2.

第二天,当众人看到一起进会议室的安文逸和莫凡两人时,表情和调色盘一般色彩斑斓。

半晌沉默,黄少天爆发出十分张扬的笑声:“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真的被收服了吗莫凡你哈哈哈哈哈哈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啊哈哈哈哈哈哈!”

莫凡抬了抬眉,黄少天往后退了一步,安文逸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卧槽卧槽姓安的你笑什么?!”黄少天不满地转向安文逸。

安文逸被他瞪了一眼,笑声卡在中间,故作正经说:“嗯,苍天饶过谁。”

楚云秀笑得差点伏倒在苏沐橙腿上。

张新杰叹了口气,手掌在桌面上轻轻拍了拍:“这个问题一会再说。先把最重要的解决了。”他推了推眼镜,“昨天我和老韩觉得叶修不是逃逸。”

“虽然我希望他自由,但是我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哨兵他不可能不知道逃离塔的后果,即便他具有向导能力。”韩文清在一旁补充。

“与其说失踪还不如说被杀了。”张新杰听到这个声音有些惊讶,自从叶修失踪、和他有密切关联的人自主聚集起来调查开始,唐柔就一直没有开过口,这一开口就颇有石破天惊之意,着实让张新杰有些不安。

“小唐,论单兵作战能力没有人能比得过叶修,别太早下定论。”王杰希抓着唐柔的手,有些责备她太过冲动。

“但是他毕竟是个没有向导的哨兵。即便……”“小唐!”王杰希难得强硬得打断了唐柔的话,有些难堪地扶着额头,“叶修是个传奇。你知道的……”

唐柔想反驳,王杰希对着她摇了摇头,眼神里带着疲倦和一丝恳求的色彩。自从叶修失踪之后,自己的状态就一直不好,王杰希了解自己的性格一直陪在她身边,可是这个师父对手加朋友的男人失踪的的确确给她带来了不小的情感创口。

她颓然坐下,王杰希抚了抚她的后背,在她耳边说了句:“没事的。”

唐柔终究被自己爱人的温柔推倒了那面一直囚禁着悲伤的墙,反手过来紧紧攥住王杰希的手腕。王杰希宽慰地笑了,拉起她走出会议室:“抱歉。”

会议室门关上的瞬间,王杰希张开手臂接住靠过来的唐柔,不一会就感觉到自己肩头有些湿。

“傻姑娘。”

 

会议室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叶修虽然想脱离塔的控制,却从未憎恨过这里的任何人,甚至尽心尽力带出了一批优秀的新人。死亡是大家都有的猜测,但无人愿意去承认。

“我觉得……与其说前辈是被杀,不如说是被清除吧。”乔一帆有些紧张,“前辈想脱离这里的情绪会影响到别人,对于塔来说原本就是一个不稳定因素。”

乔一帆继续下去,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如果是我,我会选择清除他。”

安文逸感觉自己的某根弦断了,身体不受控制得往下沉,背后就是万丈深渊,可眼前没有任何可能救命的外物,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脱离安全的地点。

安文逸绝望地闭上眼睛。

预计可以让自己支离破碎的冲击并没有来临,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安静得仿佛在虚无之境——没有光,没有声音,甚至没有生的痕迹——沉寂的空旷感让安文逸的感官被强烈的不安吞噬,心跳声被放大无数倍,震耳欲聋。

一个人的跋涉,永无止尽的黑暗。安文逸行走速度越来越快,趋向奔跑,用尽全力的奔跑,至脱力都无法摆脱这份源于内心的恐惧。他苦笑,放弃挣扎就地仰面躺下,高度活跃的大脑如同走马灯一般回放着发生过的一切。

就快结束了吧,这样的濒死体验真的很糟糕。

 

如果有人问安文逸人类最疯狂的情绪是什么,他一定会微笑着说出“绝处逢生的狂喜”。令人绝望的黑暗被一星火光打破,如同流星雨一般从视线尽头出现,带领着更多的光,将致死的感情焚烧殆尽,随着光到来的是安抚身体的温暖,仿佛小春日和,松弛着每根绷直的神经。一阵疲倦侵袭而来,是确认自己安全之后的放松,听觉已经恢复,久违的白噪音,安文逸觉得自己累得眼皮都抬不起来,身体却有一种别样的轻松。

他听到有人松了一口气,然后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安文逸?”

——他记得这个声音,虽然只有寥寥数字,但是他记得。一瞬间所有的困倦瞬间分崩离析,睁开眼看到的果然是莫凡。

安文逸笑了笑:“莫凡。”声音干哑到不似自己。

“?”

“是你?”

“嗯。”

“谢谢。”安文逸闭上眼让自己镇定了一下,“你考虑过了吗?”

“……?”

“结合。”

 

安文逸以为自己会听到莫凡肯定的回答,但是他等着莫凡的答案时,只看到他皱起眉,往后退了两步。

“不。”

安文逸愣在那里。

“没有向导你不痛苦吗?”

莫凡摇了摇头:“等你自愿。”

“我现在就是自愿。”

莫凡迟疑了一会,在安文逸眼角吻了一下:“好好休息。来日方长。”

安文逸的情绪低落下来,疲劳占据了他的全部,很快就进入了深度睡眠。

 

“我没想到安文逸会这么主动提结合。”门外的张新杰表情复杂,“传说中的天生一对?”

莫凡瞪了张新杰一眼,隐隐带着杀气:“偷听?”

“他是我带的新人,我想替他找个合适的哨兵。”张新杰保持着他一向的冷静,不缓不急地说,“你刚才是不是尝试精神结合了?”

“很顺利。”莫凡抬抬嘴角。

“我知道。他原本就格外适合你。只是他还没有彻底觉醒。”张新杰转身离开,“至少他的精神力远不止于此。”

 

安文逸意外进入混沌状态的结果是让他在床上躺了三天,恢复状态之后得知的第一件事情就让他险些崩溃。

乔一帆死了。

安文逸对乔一帆的印象很深,不是因为他有多出色,而是因为他在自己第一天到来的时候就关注他情绪的变化。如今第一个接纳自己的人死了,这让安文逸还未完全恢复的身体又虚了几分。

“怎么死的?”安文逸问张新杰。

“疑似自杀。有遗书。”张新杰抬眼看了他一眼,“要看图吗?”

“……嗯。”“受得了?”

“……没事。”安文逸带着认命的无奈,“今后怕是要经常面对。归根到底我们是一种武器。”

张新杰有些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将图片挑出给他看。

安文逸高估了自己的理性,身体开始颤栗。

他承认照片并不血腥,但是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照片上乔一帆扑在地上,神情平静,桌上端正的放着纸笔,白纸黑字,清晰地写着:“以后一个人也要加油啊,英杰。”

这是一个哨兵直至生命最后一刻都想着自己的向导。

“随便问你想知道的吧。”张新杰瞥了一眼安文逸。

安文逸吞了一口唾沫,强作镇定说:“笔迹确认过是本人了?”

“是。”

“死亡原因找到了吗?”

“溺死。”

安文逸愣了一下:“在浴室溺死后拖出来的?”

“不,咽喉有利器伤害,肺部和气管有大量血液,是他自己的。”

安文逸感觉自己的胃在翻涌:“现场清理过了?”

“没有。”

“……那怎么做到的?”

“速度极快。大概。”张新杰十分严谨地加了一个词。

“……嗯……”安文逸觉得自己腿有点软。若是放在从前,他一定不会相信会有这样怪力乱神的杀人方式,但是如今他面对的是一群超乎常人的“普通人”,很多事情不得不再三思考。

张新杰看着陷入思考的安文逸赞许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理性的确能助你良多……”

安文逸承受着来自张新杰并不重的外力,眼前一黑就栽了下去。

张新杰几乎没有感觉到意外,就扶他去休息了。

承受不住了吗?

张新杰当然知道安文逸身上发生了什么,没有哨兵,不恰当的练习,不知如何处理的结合热,这些足以让安文逸的每个细胞都保持高度兴奋状态,即便有休息也无法缓解这种兴奋带来的疲惫感。安文逸还是一个新手,很容易受到复杂感情的动摇导致进入混沌状态。时间一长无法保证他会否进入灵魂黑洞,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张新杰承认安文逸将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向导,优秀到如果失去这个人,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最后他决定去找苏沐橙。


-TBC-


PS:

嗷嗷嗷嗷——好开心可以打王柔TAG了!

其实原本的大眼儿不是这样的,后来稍微改动了一下w

不管大家觉得如何我是觉得够苏了=v=!!!

另外~

ヽ(゜▽゜ )终于找到比较靠谱的专有名词解释了。有需要的小伙伴可以取用:

[哨兵与向导关键词整理]


最最后~第三章让我酝酿时间长一点T^T。因为大概也许可能要炖肉。我还是第一次炖……

如果拉灯,会被你们打吗T^T

评论(27)
热度(27)

© 卿悦凉 | Powered by LOFTER